棋王

一 车站是乱得不能再乱,成千上万的人都在说话。谁也不去注意那条临时挂起来的大红布标语。这标语大约挂了不少次,字纸都折得有些坏。喇叭里放着一首又一首的语录歌儿,唱得大家心更慌。 我的几个朋友,都已被我送走插队,现在轮到我了,竟没有...

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

我家的后面有一个很大的园,相传叫作百草园。现在是早已并屋子一起卖给朱文公的子孙了,连那最末次的相见也已经隔了七八年,其中似乎确凿只有一些野草;但那时却是我的乐园。 不必说碧绿的菜畦,光滑的石井栏,高大的皂荚树,紫红的桑葚;也不必说...

读大学有什么用?

我还小的时候,村里人便叫我大学生,因为他们觉得爱看书的孩子一定能考上大学。在他们眼中,中国只有两所大学,一个叫清华,一个叫北大。这是好事,也是坏事,好事是有很长的一段时间,我胳膊底下夹本书在山坡上放牛的画面,被村人津津乐道,广为传颂...

“奶头乐理论”是精英的诡计,还是底层人民太容易被操纵?

1995年,美国总统Jimmy Carter举行第一次世界首脑会议期间,在旧金山举行过一次会议。 会议的主题是确定世界“全球化”现状,提出理想的目标,以及实现这些目标的行动原则,并制定实现目标的全面政策。 在第四次会议得出的结论:世界人口的20%的...

你为什么要努力?

—1— 2013年,乌鲁木齐的一家西餐厅搞了一个活动。 简单地说,就是在每周一的中午12点过后,西餐厅的公众号发出来消息,你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回过去『一元秒杀』四个字。 前十名发出去的用户可以获得一套300元的套餐。 我知道这个活动的...

路都是一步步走出来的

刚毕业那两年,朋友阿凯一直处在极度焦虑的状态中,情绪也是起伏不定。唯一的发泄方式,就是在网上写点东西,理解的人给些只言片语的安慰,不理解的人笑笑飘过,看不懂的人说他是在“发神经”,活得虚无缥缈。 其实,他的焦虑不是无缘无故的,许多人...

这个世界,并不会辜负你的努力

1 我人生的第一个低谷是在十五岁,也是那个时候,我第一次懂得你所希望的相安无事,最后不过是演变成了形单影只。 我刚进中学的时候,特别受到老师的关注。因为高,因为瘦,因为成绩好,也因为还有点才艺。你知道对于青春期女生最好的鼓励,根...

疯娘

23年前,有个年轻的女子流落到我们村,蓬头垢面,见人就傻笑,且毫不避讳地当众小便。因此,村里的媳妇们常对着那女子吐口水,有的媳妇还上前踹几脚,叫她“滚远些”。可她就是不走,依然傻笑着在村里转悠。 那时,我父亲已有35岁。他曾在石料场子干...

喜欢我十九年的男孩结婚了

夏季,周末,有晚风,有暑气。 大学室友萍子从外地回来,特地给我打电话点名要吃烤全鱼,扬言要榨干我本月的工资,我在电话里调侃:只要你能吃得下,我请你吃光整个松花江。 许久没见,萍子竟丰腴了不少,我俩坐在雾气缭绕的鱼锅旁从当年大学生...

高个子女人和她的矮丈夫

一你家院里有棵小树,树干光溜溜,早瞧惯了,可是有一天它忽然变得七扭八弯,愈看愈别扭。但日子一久,你就看顺眼了,仿佛它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子。如果某一天,它忽然重新变直,你又会觉得说不出多么不舒服。它单调、乏味、简易,象根棍子!其实,它不...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