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家二爷
  • 分类:感人
  • 发表:2022-02-17
  • 围观(203)
  • 评论(0)
我家二爷插图

——你说世上最值钱的是什么?

——金山银山。

——不对。

——那是啥。

——是浪子回头。

第一章

我家二爷是个纨绔,整个杭州城都知道。

杨家开着全国最大的丝绸铺子,富甲一方,府里有两个公子爷。大爷杨一方,大伙一提起来全竖大拇哥。那是杭州城里一顶一的神童,书读得好,考中了进士,加之杨一方长相清秀,眉目俊朗,所以老爷出门走个应酬什么的都喜欢带着他。

没事小画一作,小诗一念,在满是铜臭味道的商圈里简直就是阳春白雪一枝梅,高贵得不得了。

而二爷杨一奇,说来也是个人物——毕竟让人听完名字就开始皱眉头的人也不多。

二爷比大爷小了一岁,但心智人品可差得不是一星半点。

都说三岁看到老,二爷三岁的时候,杨府年关摆宴,流水席哗啦啦摆了一长街,请来京城最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。当时戏子在台上唱到一半就啊地大叫了一声,众人看过去,发现从她裙子底下钻出来一个人——没错,就是我们二爷。

于是那天,几乎全城的人都知道了,杨家二公子在三岁的年纪就知道爬进戏子的裙子里摸大腿。

老爷和夫人老脸丢尽,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过去了。

后来,老爷先后请来四五个教书先生,老的少的,严苛的慈爱的,全都不好使,二爷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们全都气跑了。

不过好在大爷很争气,老爷和夫人慢慢的也就不再管二爷了,每月发点钱,打发他爱做什么做点什么,他们则是全身心地教导大爷。

哦对了,还没有说我是何人。

既然称呼杨一奇为“我们二爷”,那我自然就是杨府的人。

没错,我是二爷的丫鬟,八岁的时候被卖到杨府,开始是在厨房打杂,后来被调到二爷的院子里帮忙。

我是被夫人亲自调过去的——如果你是认为我是因为花容月貌而被调过去当通房丫鬟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
正好相反,我被调过去正是因为容貌丑陋。

其实,我个人认为自己长得不算太丑,不就是个子矮点,脸圆点,眼睛小点,胳膊粗点,除此之外,我还是一个挺不错的姑娘。

但一进到二爷院子,我就知道自己错了。

我这个长相在二爷院子根本称不上是人,猴子还差不多——还是山里不常打理的野猴子。

后来有人跟我说,之所以给我调过去,是因为二爷把他整个院子里的女人都睡了一遍。丫鬟们都勾心斗角,没人好好干活。

我去的第一天,给二爷请安,二爷正在喝茶,看见我后那表情要多狰狞有多狰狞,挥挥手让我自己干活去了。

我心说,至于么。

不过,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二爷。

我想,也不怪那些小丫鬟都上赶着去找二爷,二爷长得确实耐看,我之前是见过大爷的,大爷虽然也不错,但是比起二爷总少了点意思。

大爷虽然书读得多,又招人喜欢,但是给我感觉总是有点木。二爷就不同了,整个杭州城里,谁都知道杨二爷是最会玩的,一双眼睛成天到晚亮晶晶,平时穿着宽松的衣裳,衣怀一敞,扇着扇子从西湖边上一溜达,整条街的姑娘都会看过来。

杨府很大,大爷的院子和二爷的院子隔得老远,但是府里人都知道,这两个院子的人互相看不顺眼。二爷的下人嫌大爷的下人长得难看,大爷的下人嫌二爷的下人没教养。

而我作为拉低二爷院子整体水平的人,在院子里的生活不是很舒畅。

脏活累活基本都是我来干,这倒也还好,问题是各种莫名其妙的罪名也是我来担。

比如说,二爷最近收的丫鬟春雪,在花园里看花的时候不小心把之前受宠的绿柳脚给踩了。就这么点事,两个姑娘硬是在花园里厮打了起来,那个时候我在一旁正扫地,闲来无事,就想瞧个热闹。

后来二爷来了,两个打斗起来猛如虎的姑娘马上温顺如羊,左一个右一个贴在二爷身边,你一句我一句地哭诉。

二爷两边都抱着,哄哄这个,又哄哄那个。

姑娘们一定要分个高下,都说自己多挨了一下,要二爷做主。二爷哪个都不舍得打,左右看了一圈,正好瞄到了我。

那一双秋水眼看到我的时候,我心里咯噔一下,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结果预感成真,二爷迈着轻快的步伐,走到我面前,扇了我一巴掌。

那巴掌说轻不轻,说重不重,真要形容起来,可能是杨二爷愿意在我这个猴子丫鬟身上下的最大力气了。

我是只识时务的猴子,在被扇完的一瞬间,我马上跪了下去认错。

然后杨二爷用他特有的懒洋洋的声音对那两个姑娘说:“差不多行了啊。”

此事就此完结。

一直到今天,我都不明白二爷到底为什么要扇我一巴掌。

可能是威慑,可能是安抚,也有可能是二爷看我不顺眼,非要来那么一下。

不过,那是二爷第一次碰到我。

我经常听见通房丫鬟们嚼舌根,说二爷多么多么厉害,尤其是那一下的时候,简直爽上天。我被扇之后的那一晚,不无意外地在想,这一下确实爽上天。

后来有一天,夫人大驾光临,将二爷叫出去长谈了一晚。

丫鬟们都聚在一起悲春伤秋。我好奇啊,就过去问了问。平日里她们是不会跟我多说话的,这回看来是真的伤心了,连鄙视都懒得给我,就把事情说了一遍。

我一听就懂了。

原来夫人要给二爷找媳妇了。

那时大爷已经成亲三年多了,儿子都有了一个,二爷因为一直玩,所以都没有好好打理自己的事情。老爷这几年也把家里的生意慢慢交给大爷做,事情都办得差不多了,就想起二爷的亲事来。

二爷虽然是个纨绔子弟,贪玩又好色,名声臭得很。但奈何杨府势力大,银子花不完,所以上门求亲的人家还是不少的。

夫人问二爷的意见,二爷也没多说什么,只告诉夫人只管挑漂亮的来。

夫人恨铁不成钢地叹气着离开。

后来,老爷和夫人为二爷选了一户茶商家的女儿。

这户茶商也了不得,在杭州城也是数得上号的。他们的小女儿今年刚刚十六岁,正是花一样的年纪。

两家安排了一次见面,那天二爷还起晚了,也没怎么收拾,就那么稀里糊涂地去了。

结果那小姑娘一下子就给二爷这种倜傥的气质吸引了,对方父母还有些迟疑,但一想杨家家大业大,也不在乎养个二世祖,也就应承下来了。

于是夫人开始清二爷院子里的小丫鬟们。

那半个月院子里成天到晚鬼哭狼嚎,我一连好几天睡不着觉,脸瘦得更像猴子了。

不过,也多亏了我的猴子脸,夫人在清扫内院的时候压根就没往我这瞅,我安安稳稳地在二爷的院子里留下了。

除了我之外,二爷院里还有个五十多岁的老仆,除我俩之外,院子里连个母耗子都没有了。小厮,护院,管家,清一色的全是男人。

二爷对此十分不满。

要知道,我们二爷脾气是很大的,有女人哄着的时候还好,没女人的时候那简直就是一只脱了缰的野狗——不,我是说野马。

五十多的老仆冯婆耳朵背,于是就剩下我被二爷成天折磨。

我在二爷院子待了两年多了,还不如那两个月同二爷接触的多。就算他在院子里逗鸟玩,玩烦了也会踹我两下。

我敢反抗么,当然不敢。

于是我一天到晚给二爷出气,心里算着赶快过年。

为啥盼过年呢,因为二爷的婚期就在年关的时候。过了年,这院子来了女主人,二爷也就没工夫踹我了。

就在我数着天数过日子的当口,二爷出事了。

严格来说,不是二爷出事,而是杨家出事了。

那次老爷为了生意上的事要跑江苏一趟,正巧二爷在家憋不住了,要去逛窑子被抓回来了,老爷一怒之下拉着二爷一起走。

就是这么一去,便出了事。

具体发生了什么,我这个小丫鬟是不可能全知道的,那天我正在洗衣裳,就听外院里哗啦哗啦地叫嚷声。我正奇怪着,就见一群官兵冲了进来,在屋子里翻来翻去,他们行动粗鲁,好多二爷的宝贝都被砸碎了。

那天晚上,官兵走后,我听见府中内眷们抱在一起哭。

那哭声凄惨无比,持续了一夜。

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我只知道从那天起,杨府就没了。

那大宅子被封了起来,我们一堆人都去了老爷之前在城郊置办的一个小院子里。夫人召集家仆,每人分了点钱,要我们都走。

我第一次看见夫人穿我们这种贫民穿的衣裳,不过夫人就是夫人,穿什么都很漂亮。

在接钱的时候,我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——

“夫人,我们二爷呢?”

夫人一听我的话,两眼一红,捂着嘴就哭了出来。

第二章

我没走,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没走。

可能是因为那天在我问到二爷的时候,夫人留的眼泪。

后来,整个院子的人都走光了,不仅是下人,还有家眷也都回了老家投奔亲戚,夫人也带着几位小姐离开了,临走前跟我说,要我照顾好院子,过些日子也许二爷会回来。

不过大爷却没走。

他说老爷留下的杨家不能就这么垮了,他同夫人说让她先回娘家,到时候就接她回来。

我个人觉得,这话纯粹是说着给夫人乐呵的。

院子里的下人就剩下三个,我、冯婆、还有一个大爷院子里的家仆,连大爷的老婆都走了。

那个家仆叫元生,有一天干活的时候他问我为什么留下来,我没答,反问了他为啥。他说大爷对他有恩,他不能忘恩负义,然后他问我,是不是因为二爷对我有恩,所以我才留下。

我当时就呵呵了。

别说有恩,杨二爷对我,没仇就不错了。

但我没这么说,说完还得费力解释。我就说是了,二爷对我有天大的恩德,我也不能忘恩负义。

元生听我这么说,拉着我到一边,小声说:

“你也是忠仆了,二爷就亏你照顾了。”

我一愣,心里觉得这话不是随便说着玩玩的,问他:“怎么了?”

元生脸色很不好,跟我说:“商队不是出事了么,我听说不仅是耽误皇商,还碰见仇家了。”

我问他:“什么仇家。”

“谁知道呢。”元生说,“生意场上,仇家还能少了,看见杨家失势,在回来的路上给队伍劫了。老爷也没个机会受审,就直接去了,唉……”

你别光叹气啊,我又问他,“那我们二爷呢?”

元生说:“二爷逃了一命出来,但是……”

我真想抽他一巴掌。

“到底怎么了。”

元生说:“听说,身子好像残了。”

那一整天我都迷迷糊糊的。

元生说二爷的腿伤得很重,不能动地方,现在好了一点,正往杭州回呢。我合计着,伤得很重是有多重。折了?瘸了?

当时的我根本没有多考虑什么,我就是想了想,要是腿伤了,躺床上养伤的时候,以二爷的脾气,我不知道得挨多少脚。

所以我还是热切期盼二爷能早点养好伤的。

后来证明,我实在太天真了。

二爷回来的那天,是我开的门。

说真的,我根本就没认出来。

门口停着一辆牛车,赶车的是个老大爷,看着五十好几了,穿的破破烂烂的。我以为是来要饭的,就说:“大爷你去别处吧,我们这也快揭不开锅了。”

老大爷摆摆手,指了指后面,操着一口浓重的外地口音,对我说:“把这个送来,得给我二两银子。”

我朝他身后看了看,牛车上铺着稻草,隐隐约约好像有衣裳的影子。我走过去,边说:“这个是啥,谁叫你来的。”我还以为他是卖货的,刚要打发他走,结果就看见了车上躺着的人。

我足足看了能有半柱香,才犹犹豫豫地开口:

“……二二二、二爷?”

我不知道二爷是不是醒着的,反正他的眼睛是睁着的,但是一动不动,眨也不眨,看着特别瘆人。他头发散乱,脸上瘦得都脱相了,身上盖着一层厚厚的草垫子。

我见他没理我,犹豫着要去扶他,结果那老大爷喝了我一句,“小丫头慢着点!别弄死了。”

我顿时就不乐意了,好好一个人,怎么就能弄死了呢。

等我把二爷身上盖着的草垫子掀开的时候,我就明白了老大爷的话。

我平复了一下心态,然后去院子里喊元生帮忙。

二爷从车上被抬回屋子,一路上表情都没动一下,不知道的真以为是假人了。

主要干活的是元生,我就在一帮帮衬着,给二爷折腾到屋里后,元生去拿了银子给老大爷。

等到了晚上,大爷回来了,看见屋里的二爷,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。他扑到二爷的床边,大叫着:“我的弟弟啊,弟弟啊……”

其实我很想提醒他一下,要不要先请个大夫。但是看着大爷哭得实在太惨了,我也就没好上去开口。

比起大爷,我们二爷镇定多了,他睁着眼睛看着天棚,别说哭,一点表情都没有。

我在屋门口候着,也顺了个缝隙看着二爷。

那还是我们二爷么。

我终于明白了元生那时候那副沉重的表情到底是什么意思。我之前还觉得二爷能恢复,现在看见了二爷的身子,我觉得我实在是太天真。

二爷残了,而且残得很严重。

我这么说吧,二爷现在就剩一半了。

他两条腿都没了,其中左边还能比右边稍强点,剩下半条大腿,右边是彻彻底底从大腿根切没的。

原来我得仰头看的二爷,现在估计就到我胸口了。

后来,大爷终于想起来给二爷请大夫了。现在杨家没落了,也请不来什么好大夫,一个江湖郎中过来瞧了敲,掀开二爷的被子看了几眼。

因为要照顾伤口,二爷下身都没穿衣裳。郎中看了一会,跟大爷说,命是捡回来了,好好养吧。

大爷把郎中送走,回屋跟二爷说话,但二爷根本不理会。

过了几天,还没等大爷撬开二爷的嘴,他就得跑外省打点生意了,临走前他跟我说,让我好好伺候着。他两个月后回来。

大爷把元生一起带走了,所以院子里就剩下二爷和我。

啊,还有冯婆。

你看看,她成天也不说话,我都快把她忘了。

应下了大爷的吩咐——其实他不吩咐我也得伺候二爷,谁叫我本来就是丫鬟呢。

之前几天是元生在伺候,我第一天进屋的时候,闻着屋子里那个味道啊,简直要发霉了。我把窗子打开,顺便跟躺在床上的二爷解释说:“通通风。”

二爷当然不会理我。

然后我给二爷喂饭,他也是跟个假人一样,嘴一张一合,眼睛不知道看着啥。

一直到晚上,我把药拿进屋,跟二爷说:“二爷,奴婢给你换药。”他这才有了点反应。

二爷的龙目终于动了动,看向我。

我走过去,要把二爷的被子掀开,还没等动作呢,二爷就低沉地来了一句:

“滚。”

其实我早就料到了是这句话。

作为一个元生口中的忠仆,我当然不能滚了。我低眉顺目地又跟二爷说:“二爷,伤口得换药了,可能会有些疼,你忍一忍。”

然后我把被子掀开,闻到里面一股子烂肉的味道。

这元生根本不会照顾人啊。

我拿着药,尽最大努力轻一些地洒在二爷的伤口上。在药沫落上去的一瞬间,我看见二爷的腿抖了抖。然后我就被一股大力甩到了一边。

人也倒了,药也洒了。

二爷的胳膊还挺长。

我抬头,看见二爷头发散乱,一双眼睛跟野兽似地,死死地盯着我。

“我让你滚。”

我滚了么——当然没有。

二爷的暴脾气我是十分清楚的,怎么说我在他院子里当出气沙包也有几年了。我很想跟他说你现在拉这么一下根本就不疼,当年你踢我的时候比这个狠多了。

然后我猛然想起来,我现在不怕二爷,是不是因为他再也不能踢我了。

我一边瞎合计着,一边把药弄好,再一次来到二爷床边。

吃一堑长一智,这回我学聪明了,站到床尾的地方上药。就算二爷再接一截胳膊,只要躺着,这里就绝对够不着。

我真是机智。

我这边乐呵了,二爷那气得直哆嗦。他两手放在身体两侧,看那架势是想坐起来收拾我。

但我完全不怕。因为他现在太虚弱了,而且断了的两条腿伤口都还没愈合,红黑红黑的,看着就疼得要命,要是坐起来,把伤口一压,那还不得跟死了一样。

所以我安安心心地上药。

话说回来,上药的时候我还有些不好意思。

毕竟二爷啥也没穿,虽然我一直被院里人喊猴子,但也是个未出嫁的黄花猴子,看着二爷赤条条的身子,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小紧张。

二爷那里……

我只能说很壮观。

不过比起那,现在二爷的腿更壮观。我专心致志地涂药,每碰到一处,二爷就会哆嗦一下,后来药上得多了,二爷整个屁股都开始抖了,一边抖一边啊啊地叫唤,语不成调。

我斗胆抬头看了一眼,二爷脸色惨白,面目狰狞,青筋暴露,脸上湿漉漉的全是冷汗。

我估计他现在疼得连骂我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换好了药,我去厨房把饭做好。然后端到屋子里。

二爷还是跟条死鱼似的,睁着眼睛躺在床上。

我舀了一勺粥,送到二爷嘴边。

二爷啪地一下扇飞了。

幸好我把碗护得好,虽然烫了一下,不过粥没洒就好。

“二爷,你吃一点吧。”

二爷:“滚。”

我不知道要咋办。

这要是放在从前,二爷一句滚,那我就得提着屁股有多远滚多远。但是现在……现在我滚了二爷怎么办。但我又没有好法子。上药可以用强,难道吃饭也要么。

等等……用强?

没错,就是用强。

我把粥放到一边,瞪俩眼珠子等着它凉。这样强灌下去不会烫着。

过了一会,我试了试,觉得差不多了。把碗端了过来。

二爷可能从来没试过被一只猴子居高临下看着的感觉,眼神十分不善,我说了一句——二爷,得罪了。

然后我真的就得罪了。

第三章

自那天起,我找到了给二爷上药和喂饭的方法。

可喜可贺。

二爷后来也不骂我了,直接当我不存在,每天就一个姿势,睁着眼睛看天棚,吃喝拉撒全在床上。

说起这个吃喝拉撒,前两个字是我遭罪,后两个字是二爷遭罪。

他下不了床,我每隔一段时间就得进去伺候一次。

解小的也就算了,二爷还是可能充当死鱼,我拿着尿壶把下面对准了就行。可解大的就要了亲命了。得扶着二爷坐起来才行。

说是坐,其实也就是把屁股托起来,再把屎盆子放下去。

因为二爷右腿连根去了,屁股动那么一点,就得粘带着伤口。再说拉屎这种事,怎么也得使劲是不是,一使劲,两边都跟着疼。

每次二爷解大的,都是哼哼啊啊哆哆嗦嗦、屎尿冷汗加眼泪,那屋里的氛围要多凄惨有多凄惨。

但日子也就这么过下去了。

一个月以后,二爷的伤口逐渐好转。

大爷和元生还没回来,可家里已经要撑不下去了。我蹲在院子里想了想,要是再没银子进账,估计四五天后二爷连稀粥都喝不上了。

于是我决定搞点东西出去卖。

卖啥呢。

想了又想,我决定卖点手艺活。别看我长的像猴子,其实我有一双灵活的巧手。

白天我伺候好二爷后,就跑城郊摘了一筐花花草草,然后回院一顿编,编成花帽,项链,镯子。现在正是踏春的好节气,每天都有公子哥带着小姐们出城玩,我就堵在城口的地方卖。

你别说,卖得还真不错。

就是有点累。

因为花草得新鲜好看的才能卖出去,隔夜的就蔫了。所以我得每天跑一趟才行。

但是有钱赚就好,总不能真把二爷饿死。

那天我又喂二爷吃饭,二爷忽然说了一句,把窗户打开。

我连忙开了窗,已经是春天了,外面风儿和煦,鸟儿叽喳,一派生机盎然。我看着外面,一时也怔忪了。

二爷低声说:“关上吧。”

我发誓我第一次是真的没听着。

二爷可能是以为我故意抗旨,大吼了一声:“我叫你关上——!”

我吓得一激灵,转过眼,看见二爷别过头,半张脸埋在被褥里,看不真切。

我忽然——也就是那么一瞬间,忽然觉得二爷有点可怜。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,对二爷说:“二爷,我带你出去转转吧。”

二爷没搭理我。

我走过去,扶住二爷的肩膀,二爷一甩膀子。

“别碰我!”

我那时候真的是上头了,居然没有听二爷的话,拉着他坐起来。

二爷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但是也没怎么起身过,猛地一起肯定是头晕眼花,我趁着他晕头转向的时候,手脚并用,给他弄到了板车上。

二爷缓过神来后,已经躺在板车上了。

他刚要发火,转眼看见身边堆着的东西。那是我准备拿去卖的花帽。二爷说:“这是什么。”

我如实回答。

二爷没说话了。

我觉得他是嫌卖这东西太丢人了,但是我又没有其他好法子。看他没有发火,我推着他出门。

不管怎么说,在屋里憋了那么久,出来晒晒太阳也是好的。

我卖东西的时候,二爷就在板车里休息。

本来呢,一切是很顺利的。

但是忽然来了一伙人,到地摊前找茬。我实在很纳闷,要找茬不能换一天么,非得在二爷在的时候。

我后来才知道,这伙人是跟二爷认识的。二爷以前得瑟杭州城的时候,有不少人看他不顺眼,这回看着他没落了,就来欺负人了。

他们一伙人围着板车,口里是嘘寒问暖,不过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他们是在幸灾乐祸。尤其是打头的那个,长得还挺俊,穿着打扮也十分体面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眼神那个毒啊。

二爷没有说话,也没有动作,就那么躺在那。他虽然没什么表示,但我就是能看出来,他已经难受得要死了。

二爷的下身被我盖了一块毯子,怕风吹了着凉,那个打头的伸手掀开,大伙看见二爷缺斤短两的下身,都是一愣,然后哈哈大笑。

我瞬间就炸了。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捡起一边的树棍大叫一声,照着那打头的人就轮了上去。那人防不胜防,让我砸了个正着。

他们可能谁都没想到一个下人敢干这种事,就连二爷都看了过来。

那被打的也愣了一下,然后回过神,手一挥,他周围的狗腿子就冲上来给我一顿毒打。

我抱着头猫成一团,咬牙挺着。

踹这么狠干啥,有意思么。

后来他们打累了,收工接着逛街。我缓了好一会,从地上爬起来,第一眼就看见二爷面无表情的脸,还有那黝黑黝黑的眼睛。

我合计完了,又给他丢人了。

这么一折腾,花帽都被打烂了,也卖不成了,只好回家。

回家的路上,二爷一句话都没有说,我有点后悔带他出来了。

在家躺着虽然闷了一点,但最起码没有气受啊。

晚上吃饭的时候,二爷破天荒地说了句扶我坐起来。

要知道他之前吃饭都是半躺着被喂的。

我扶他起来,二爷看着我。我知道我现在的脸肯定很精彩,就把头低了低。

二爷说:“抬起头。”

我睁着肿眼看着他。

二爷看了半天,冒出一句:“你是哪个。”

我懵了。

我心说二爷你不是被那伙人气傻了吧,我战战兢兢地说:“二、二爷?”

二爷皱了皱眉,说:“你是大哥买来的丫鬟?”

我:“......”我知道他没傻,是我傻了。我深吸一口气,对二爷道:“二爷,奴婢是原来杨府的丫鬟。”说完我想了想,又补充一句,“是原来二爷院子里的。”

二爷想都没想,道:“不可能。”

我:“……”我知道他下一句话憋在肚子里没说——我院子里不可能有长成这样的丫鬟。

于是我又深吸了一口气,把我怎么进他院子的经过讲了一遍。

二爷听完久久不语,半响,道:“你为何没走。”

我愣了愣,对啊,我为何没走。我还没想好要如何回答的时候,二爷已经发话了,“罢了,把饭给我。”

我下意识地把饭碗递给他。

二爷靠在墙边,自己吃了起来。

我还傻愣愣地站着。

他坐得不稳,身子歪了的时候他就自己伸手撑一下,这一顿饭下来,我竟是再也没添手。

吃完饭,我要去洗碗,二爷把我留下了。

“坐下。”

我坐好。

“你叫什么。”

“猴子。”

“……”

二爷神色复杂地看着我,“叫什么?”

我说:“奴婢叫猴子。”

二爷一副被饭噎住的表情,然后说:“猴子,家里还有多少积蓄。”

我说:“二两银子。”

二爷:“……”

我想可能这个数让二爷有些接受不了,刚要宽慰他说大爷已经去外面跑生意了,谁知道二爷忽然说:“够了。”

我:“?”

二爷没再多说,问我那些帽子一天能卖多少。

我说:“五钱。”

二爷英眉瞬间皱了起来,“卖多少?”

我又说了一遍。他说:“明天你做好东西,先别去卖。”

我不知道二爷要干啥,但还是跟他点了点头。

说完了这些,二爷又吩咐我,把外面的草垫子拿进来。

我把草垫子拿进屋,二爷让我在地上铺好。我一一照办,做完之后二爷让我出去。我去厨房洗碗,心里觉得二爷今晚有些奇怪。

洗完碗,出来院子的时候,我听见二爷的屋里有声音。不过他没传唤,我也不能进去。我坐在屋边上听着,听着里面不时扑通扑通的。

我忍啊忍,实在没忍住,就扒着窗户缝看了一眼。

这一眼给我吓坏了。

二爷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床上摔下去了,仰着躺在地上,好像是想要翻身。

我什么也顾不上了,连忙冲进屋,我进去的时候二爷好像吓了一跳,在地上瞪着我。

“谁让你进来的!?”

我说:“奴婢来伺候二爷。”

“出去——!”

我还犹豫着,二爷转过脸不看我,“我叫你出去!”

还是这暴脾气,我转身出门,在门口听着屋里乱七八糟的动静。

一直到深夜,屋里终于传来声音。

“猴子,进来。”

我推开门。

二爷浑身湿淋淋的,躺在草垫子上。像是力气全部用光了一样,他有气无力地跟我说:“扶我上去。”

我把二爷抱上床,二爷还呼哧呼哧地穿着粗气。

我心里隐隐约约也明白了二爷在做什么,犹豫了一下,还是对他小声说:“二爷,你要想锻炼身子,还是叫奴婢帮你吧。一来多一个人帮衬练得快些,二来也免得磕磕碰碰,再伤着了。”

我真是吃了豹子胆才敢开口说这些的,说完我就逼着眼睛等死。

谁知二爷闭着眼睛,等气喘匀了,低低地说了一句:“嗯。”

我从二爷房里出来,心想二爷今晚的确有些奇怪。

第四章

第二天,我听二爷的话把花帽做好,然后放到一起。二爷在一堆花帽里面挑挑拣拣,分了两三堆,然后让我把他抱上板车。

我还想二爷经过昨天,可能不愿意出门了呢。

他让我去城西的旻鹃阁,那是家卖胭脂首饰的店铺。我们到了门口,二爷让我进去叫掌柜的。掌柜的出来看见坐在板车里的二爷,脸色不太好看,但还是打了招呼。

二爷让我去一边坐着,然后自己跟掌柜谈。

我坐到一边的树根下,也听不见他们在谈什么。那掌柜的拿起我做的花帽上上下下看了半天。

过了快半个时辰了,我看见掌柜的招呼店小二把车上的花帽都拿进了店,然后自己也进去了。这时二爷才招呼我过去。

“走吧,回去。”

我不敢多问什么,推着板车回家。

回家后,二爷扔给我一个袋子,我接过来,里面是几块碎银。我惊讶地看着二爷,二爷说:“你赚来的。”

这这这……

二爷吩咐说:“以后三天交一次,一直到花期过去。挑白粉的桃花枝,再加些合欢花,莫要用柳条。”

我连忙点头,“是是。”

主子就是主子。

挣得多了,干活少了,时间空闲了。

现在二爷每天除了吃喝拉撒,就是锻炼身体。

我怕他再磕碰,又扎了些草垫,铺在地上。二爷自从伤好了,就把裤子穿上了。为了方便,我把裤腿截去,缝在了一起,正好够二爷穿。

二爷现在身体大不如前,连坐都困难。每天我扶着他的背,他自己练坐,一坐就是一上午。一开始时总是往右边倒,后来二爷练得多了,渐渐地坐稳了。

现在二爷不仅能坐了,还能双手撑着地,往前动一动。

我问二爷要不要工匠打个轮椅,二爷想了想,摇头,说:“那东西行动太不方便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二爷使劲揉了揉自己左边的半截大腿,看了我一眼。

我震惊地发现二爷的眼里居然有些犹豫,我等了半天,他侧过脸,低声说:“你过来。”

我已经站在你面前了,还怎么过去?

但主子的吩咐还是要听的,我往前蹭了半步。二爷说:“你摸一下。”

我:“?”

二爷不耐烦道:“摸一下我的腿!”

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,但还是伸出了手。

他把自己的手拿开,我小心翼翼地碰上去。

这不是我第一次碰到他的腿,之前换药的时候也碰过,还是光着的。现在这半截大腿穿在裁剪好的一小截裤腿里,我看着居然比之前光着的时候更紧张。

二爷似乎也被我的态度感染了,他的脸有些红——我感觉是被我气的。

我听话地摸了上去。二爷的腿还是挺粗壮的,我一只手包不住。手下是布料,布料里面又有些坑坑洼洼。我不知道是自己的手在抖,还是二爷的腿在抖。

“摸清楚没。”

我跟个傻子似的点了点头。

二爷说:“去木匠作坊,打个这么粗的竹筒。”

我:“这么粗是……”

二爷气得脸色涨红,“就是我腿这么粗!”

“啊啊,是。”我反应过来,又问:“那要多长的。”

二爷没点好脸色,随手比划了一下,“长了走得费事,两掌长就行了。再打一副木拐。”

我说:“也要短的?”

“废话!”

我退下去办事,木匠听完我的要求,直接说在这等着。我以为要几天后再取呢,人家师傅一脸鄙夷地看着我,“就这么点活,两下就好了。”

最后我拿着成品出来,心想果然几下就好了。

不过这……我一边走一边看着手里的东西,顺便拿着拐杖比划了一下,才到我腰这。我又看了看那个圆竹筒,心里有些酸。

我们二爷现在就这么高了。

拿回去后,二爷看着那几样东西看了好久。他神色平淡,我站在一边,大气都不敢出。

二爷说:“倒是快。”

我马上说:“木匠师傅很厉害!”

二爷无言地看了我一眼,我把头低下,乖乖闭嘴。

我觉得,二爷心里是难过的。他拿过竹筒套在自己腿上的动作很粗鲁,别问我怎么看出来的,我就是这么觉得。

我走过去,帮他一起套,他的手在抖,头低着,我看不到他的脸。

我说:“二爷,你轻着点。”

二爷手就顿在那不动了,剩下的活都是我做的。

二爷下了地,双腋拄着拐,长度刚刚好。

也就是到我胸口的地方。

他两手撑着,身子一荡。

然后啪嚓一下仰到地上了。

我赶忙过去扶,二爷让我靠边,我就看着他自己从地上爬起来。然后接着试。

我都不知道,二爷现在起身已经这么轻松了。

那之后,二爷成天练着拄拐走,开始摔得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,后来慢慢的,走得顺畅多了,甚至能扔了左拐,只用一支拐走。

当然了,练这么多的后果就是那截大腿被磨得鲜血淋漓。

每次上药的时候二爷都疼得龇牙咧嘴。

有一次我忍不住跟二爷说少练一些吧,慢慢来。

二爷摇头,说:“每年这个时候,京里的茶商都要来杭州,到时候茶叶交易频繁,跑商的机会多,我至少得赶在那之前把路走明白。”

我没敢说,二爷你都这样了,还怎么跑商。

后来,二爷还真把路走明白了。

京商来杭的时候,经常在西湖旁边的一座茶楼里谈生意,二爷有一阵就成天往那跑。叫一壶最便宜的龙井,泡成白开水了还赖着不走。

店里来往的都认识这是以前杨府的二公子,见他现在这副模样,背地里嚼烂了舌根子。有意无意地叫二爷听见,二爷就当自己是聋子,大腿一扎,拄着拐棍,一边哼曲一边看外面风景。

那天他进了茶楼,眼神一转,看见最边上一桌上有三个人,其中两个正在下棋,他撑着拐走过去。

到了桌边,两个人都看了过来,只有一个老的,一直盯着棋盘没动。

二爷没比那桌子高出多少,他左手撑在凳子上,右手一使劲,坐到空下的一个凳子上。

那两个年轻的看见这情景,都皱起眉头,刚要赶人,二爷开口道:“再不拐马,三步之后便是小卒逼宫。”

老者总算抬头,看了二爷一眼。

“年轻人,观棋不语方是君子。”

二爷笑了笑,拍拍跟老者下棋的那个少年肩膀,道:“小子不敢赢,我点你,是救他于水火。”

那少年脸一红,磕巴道:“什、什么不敢赢。林老,你别听他……”

老者哈哈一笑,上下打量了二爷一番,道:“你是杨辉山的儿子?”

二爷点头,老者看见二爷的腿,没说什么。

后来,二爷跟那老头聊了一个下午,具体说的什么我也听不懂,我只知道周围一堆人都在看着他们。最后离开时,二爷请了这一桌茶。

明明就只有两壶,却把我们两个月的积蓄都花光了。

我觉得肉疼,但是二爷发话了,我也不敢说什么。

离开的时候,二爷先走了一步,我听见那少年跟老头说:“林老,那个就是杨伯的二儿子?”

听到他们在谈二爷,我放慢脚步,走到拐角处听了几句。

那老头嗯了一声,少年皱眉道:“我在京时就听过他,听说这人是个彻头彻尾的纨绔子弟,贪玩好色,不学无术,目中无人,你为何要把京杭这么重要的一条路交给他。”

老爷沉沉地笑了笑,道:“你觉得他不学无术?”

少年顿了顿,低声道:“就算有些小聪明,人品也是下级。”

老头道:“闵琅,你说这世上,最值钱的是什么。”

我心里默念,金山银山!

少年跟我想到一块去了,“值钱的,自然是金银财宝。”

老头摇头。

少年又道:“那是什么。”

老头端起茶盏,不知想起了什么,低声缓缓笑道:

“世上最值钱的,是浪子回头。”

那天回去后,我给二爷做好饭,然后自己回厨房啃面糊。二爷也不知道抽什么风,也不叫我,自己就来了厨房,看见我吃的东西,瞬时就愣在了那。

然后他问我:“这是什么。”

我说:“饭啊。”

二爷的脸黑成了锅底。

他一把抢过去,连粥带碗都一起砸了。我吓得从地上蹦起来。二爷砸完就出门了,过了一会,拎着个食盒回来,放我面前,就说了句“吃”,然后就回屋休息了。

我把食盒打开,里面有三层,饭菜点心一应俱全,我咽了口唾沫,小心地捧出一盘吃了。然后把剩下的装好,放到灶台上。

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想,可能我又给二爷丢人了。

第二天,我一睁眼就看见二爷拄着拐,站在我床前。

虽然不高,但我还是嗷地一声喊了出来。

二爷脸色难看无比,他从地上提起来一个东西,问我:“这是什么。”

我发现二爷最近总喜欢问我这个问题。

我看了一眼,是二爷昨天买回来的食盒。我刚要开口回答,二爷忽然举起食盒,往地上狠狠一砸。

咣当一声,里面剩下的好几盘菜就这么糟蹋了,我心想早知如此昨天就吃光了,不攒着了。

我又发现二爷最近总喜欢砸东西。

二爷看起来好像很生气,浑身都在抖,他指着我,咬牙说:“你留它干什么,你是不是觉得爷买盒饭还得合计个几天。”

我下意识地想点头,但看二爷的脸色,连忙改成了摇头。

二爷多聪明啊,他貌似看出了苗头,气得握着拐杖的手都发白了。

他一字一顿地说:“我杨一奇再不济,也不至于养不起你。”

说完他就走了。

我看着满地狼藉,真心茫然。

第五章

因为那件事,二爷足足发了半个月的火。

再之后因为太忙了,他也就忘了要生气了。

我现在基本看不着二爷,他每天走的早,回来的晚,有时候连续两三天才回来睡一次。

二爷本来养得白白的脸也黑了不少。

不过,有一点变化我觉得是好的,那就是二爷变壮了。其实之前二爷身子也不单薄,但是因为受伤,身子骨看着弱了不少,现在几个月下来,二爷背便阔了,胸膛也厚实了,两条胳膊也粗壮了不少。

有一次二爷回来的晚,叫我一起吃饭,我说马上收拾桌子,二爷说不用了,我们就直接在厨房里吃。二爷坐在小凳子上,捧着碗大口大口地吃饭,我看呆了。

二爷放下碗,无意道:“你看我做什么。”

我连忙低下头,二爷说:“抬起头。”他声音很低沉,但是又不是生气的那种。

二爷说:“你为何一直看着我。”

我脑子一抽,开口道:“奴婢看、看二爷变了。”

“哦?”二爷吃饱饭,整个人懒洋洋的,他看着我,说:“哪变了。”

我说:“就是跟以前不一样了。”

二爷一愣,随即拿手轻轻按在自己的腿上,低声道:“的确不一样了。”

我知道他误会了,使劲地摆手,“不是因为……不是因为这个。”

二爷看着我,没有说话。

我只顾着解释,“奴婢说的变了,是……是其他的地方变了。”

二爷说:“什么地方。”

我想了半天,脱口而出:“二爷变黑了。”

说完我真想抽自己一巴掌。

二爷一愣,笑出了声,摸了摸自己的脸,点头道:“嗯,是黑了。”他摸着摸着,碰到脸边起的一块死皮上,他随手撇下去,又道:“也糙了。”

我看着二爷端正的下巴,和轮廓分明的眉眼。他穿着结实的粗布衣裳,腰上扎着腰带,只微微俯身,那宽阔厚实的腰背就把衣裳绷得紧紧的。

恍然间,我只觉得当年那个穿着宽松丝缎长衫,搂着美娇娘在西湖画舫里玩乐的人只存在于梦里一样。

在我发愣的时候,二爷看着我,道:“你觉得,哪个爷好。”

二爷的声音也变了,比从前更低沉,也更稳重。有时我会有种错觉,自己好像在伺候老爷一样。

听了二爷的问话,我想都没想,道:“现在的好。”

二爷似乎在紧张着什么,在我说完之后,他的肩松了,抬手摸了摸我的头。

“去休息吧。”

我迷迷糊糊地回屋睡觉了。

又过了一阵子,二爷不能每天跑外面了。

因为梅雨季到了。

起初我并没有注意到什么,只觉得二爷最近总喜欢在屋子里待着。后来有一次,我晚上出来小解,在噼里啪啦的雨声中,愣是听见二爷的屋子有动静。

我悄悄过去,扒在窗户边上听,是二爷的声音。那声音太痛苦了,以至于我一时不知道该干点什么。

我把伞放到一边,在窗户打开一道小缝,看进去。

黑暗的屋子里,二爷缩成一团,双手捂着自己的腿,嘴里咬着被褥,一阵一阵地低吼。

外面的雨一直在下,冷风灌入房间,二爷猛地抬起头。

月色下,他一脸疼痛,脸上就像淋了雨一样。看见我,他也没有回过神,双眼涣散。

我脑袋一片空白,转头就往外面冲。我没打伞,又没穿外衣,跑到药铺,碰碰地敲门。

店伙计出来的时候都想打人了,但是看见我的模样,又哆嗦地往后退了一步。我知道我看起来跟女鬼没什么区别。

老郎中从梦里醒来,没好脾气,我给他下跪,磕头,语无伦次,只知道重复地求他,求他救救我们二爷。半柱香过去,他总算是开了副方子,抓了包药给我。

我怕药淋湿了,就包到自己衣服里,一路疯跑回家。

煎好药,我小心翼翼地给二爷喂了。

然后,那个我眼里变得强壮结实的二爷,就像脆弱的孩童一样,倒在我怀里睡着了。

第二天,二爷好了。

他看着我,久久没有说话。

昨晚折腾那么一次,我衣裳到现在都是湿的,头发一缕一缕地贴在头皮上,膝盖和额头上泥血混杂。

也许是伤病的原因,二爷的眼睛有些红

他向我招了招手,低声说:“过来。”

我身上脏得要命,没敢过去,我说二爷,你让奴婢先去换了衣服吧。

二爷看着我,嘴唇有些发抖,最后点了点头。

我越来越摸不透二爷。

后来,二爷伤病好了,人又开始活泛了。

这个时候,大爷也回来了。

大爷回来的时候比二爷伤后回家更惨。他被元生搀扶着,憔悴地归家。我吓了一跳,元生拉我到一边,小声说:“大爷叫人给骗了,本钱都骗没了。”

说完,他左右看了看,奇怪道:“唉?家里怎么添了这么多东西。”

我不自觉地挺直腰板,说:“二爷买的!”

元生大吃一惊。

我把这几个月的事情跟元生说了一遍,元生俩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。刚想说什么的时候,二爷从外面回来,看见我和元生站在角落里说话,他脸瞬间就绿了。

我连忙拍了拍元生的手,意思是主子来了,不能说话了。

二爷看见后,脸更绿了。

于是背后闲聊主子的后果就是,元生晚上没有饭吃。

为啥我有?

我也不知道。

二爷知道大爷被骗了,脸色也不太好看,他把大爷叫道屋子里,谈了足足一个上午。

出来的时候,大爷跟二爷说话的态度就像是以前跟老爷说话一样。

我离远远地看着,二爷虽然矮了别人半截,但是我总觉得需要被仰头看的是我们二爷。

之后,大爷就留在家里打点了,换二爷跑外面。

这样下来,他一走就是一两个月。

慢慢的,家里也发生了变化。

我们在年底的时候,换了个新宅子,虽然没有之前杨府大,但是也敞亮了不少,又添了不少下人,只可惜换宅子的时候,二爷不在。

不知道二爷走的时候跟大爷说了什么,反正大爷不让我干活了,还给了我一堆新衣裳穿。

元生对我说:“你熬出头了。”

我没怎么懂是什么意思。

再后来,二爷回来了一次,是在大晚上回来的,天还没亮就走了。我醒来后,元生跟我说,二爷在你屋子里待了一夜。

我不知道二爷为什么不叫醒我。

又过了大半年,二爷回来了。

这次回来,整个杭州城都在谈论二爷。

他们给二爷起了个绰号——叫“半截财神”。

我想说财神就财神好了,为啥还加个半截。

不过二爷对此一点都不在乎。

他回来的时候正是深秋,我在打理院子。虽然管家不让我做事,但是我牢记自己是个本分丫鬟,每天都要干活才能睡觉。我把地上的叶子扫了扫,回过头,就看见那个坐在石凳上的人。

我都不知道二爷什么时候坐上去的,甚至手边还摆着一壶茶。

他穿着一身白色绸缎里衣,外面是黑色的袍子,头发高束,拇指上套着一个碧绿的玉扳指,虽然简简单单,但整个人说不出的贵气。

我说:“二爷你回来了。”

他淡淡地嗯了一声,还是在看着我。

我左右看了看,说:“奴婢去找管家。”

他没让我去,对我说:“过来。”

我走过去,二爷看着我手里的笤帚,道:“这是什么。”

原来二爷还是喜欢问这个问题。

我说:“是笤帚。”

二爷轻描淡写,“扔了。”

我是不会在主子面前扔东西的,我把笤帚放到一边。然后恭敬地站到二爷身边。

二爷上下打量了我一番,道:“今晚换身衣裳,跟爷出门。”

我说是。

等到了晚上,我站到二爷面前的时候,二爷面色僵硬地跟我说:“我不是让你从一件破衣服换到另一件破衣服。”

我啊了一声,犹豫要回去再换,二爷摆手说:“不必了,走吧。”

西湖边上热闹极了,我瞧着湖里那一条条漂亮的画舫都惊呆了,二爷领着我去了其中最大的一条上。还没上船,里面就迎出来几个人,笑得眼睛都没了。

“哎呦,二爷,可把您给盼来了啊。”几个人把二爷迎上了船,我跟在后面。

我还是第一次上画舫呢,里面又宽敞又亮堂,摆满了装饰,金碧辉煌的。船里摆了两桌,有不少妖娆的歌姬弹琴唱歌。

我打眼一看,屋里的丫鬟小厮都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边,穿着打扮一点也不含糊。

我终于知道二爷为啥让我换衣服了,我又给他老人家丢人了。

虽然丢人了,但是丫鬟的本分还是要尽的,我去跟丫鬟小厮站成一排,恭敬地垂首等招呼。

我过去的时候,旁边的几个小丫鬟都奇怪地看着我。

果然,我不适合出现在这啊。我有些内疚地看向二爷,正巧二爷也在看我,他眼神也很奇怪,仿佛在说,你跑那去干什么。

他抬手,“过来。”

我没辙了,就到他身后站着。

二爷还没完,拍拍他身边的位置。

我没懂。

二爷已经连叹气都懒得给我了,一边察言观色的男子看着了,连忙笑着对我道:“侯姑娘,快请坐。”

猴姑娘?

我一脸木然地坐了下来。

第六章

那晚过得莫名其妙。

好多人冲我恭敬地笑,还有不少丫鬟给我添菜。

我想说我和你们一样都是丫鬟啊,你们别给我添菜啊。

可我没敢说,这种场合,我连饭都吃不下,哪还敢说话啊。

二爷自始至终都坐在一边,笑着跟周围的人应酬。二爷虽然笑着,但是一点都不轻浮,反而十分沉稳,周围的人同他说话很恭敬,他也一点架子都没有。

至于他们在说什么,我一点都听不懂。

后来,酒过三巡,另外一桌忽然来了个人,到二爷面前,扑通一下跪下了。

我定睛一看,哎呀!这就是当初围着二爷看,还把我给打了的那个公子哥啊。

他跪在地上,但是腰板没有弯。看上去像是喝了不少酒,面色酡红。他看着二爷,喘着粗气,道:“杨二爷,我不知道你今日请我是怎么个意思,但是有一句话,我不得不说!”

你说就说呗,吼什么啊。

二爷静静看着他,道:“说。”

那人激动得鼻孔都有点放大了,他大声道:“当初二爷受难,我王家没有雪中送炭,我王志更是干了落井下石之事。二爷如今发达,掌管半个江南的商路,不照顾我王家也是情理之中!但是——!!”

王志真的是喝多了,整条画舫的人都在看着他,他死死地盯着二爷,道:“但是!我王志不后悔——!”他的声音里甚至夹了一丝哭腔,“我不后悔!当年你在桂花楼酒后闹事,把我妻长发剪断,我妻整整半年不敢出门,也不曾露出欢颜,你、你还记得么——!?”

我静默,偷偷看了一眼二爷,二爷没什么表情。

王志最后大喊一句:“所以我不后悔!杨一奇,我们王家小本生意,没你照料照样能活——!”

二爷终于开口了。

“那你现在,为何要跪我。”

所有人都安静了,王志也安静了。

真不需照料,还跪什么。

王志弯下腰大哭,整船人都在看着。

二爷推开凳子,站到地上。他没有扶拐,一手搭着桌子,一手扶在王志的肩上。

“起来。”

王志没有动。

二爷用了力,“王公子,起来。”

王志抬头看了二爷一眼,终于站了起来。

他这一站,二爷就成了全船最矮的了。有人要过来扶他入座,二爷摇摇头,自己倒了一杯酒,转过身,对众人低声道:

“各位,今日请来的各位当中,有从前认得我的,也有不认得的。有交过恩的,也有结过仇的。这杯酒,我敬给那些交过恩的人。”

二爷一杯酒喝完,杯子一扔,自己往后挪了一步,抬头又道

“这个头,我磕给那些结过仇的人。”

话音一落,谁都没有反应过来,二爷已经俯首下去,额头磕在画舫的木板上,咚地一声。他只有半截大腿,这个头磕得不易。

所有人都惊呆了,包括我。

谁敢受着二爷的头,别说我一个丫鬟,在座的都是些对二爷有求的人,更不敢受着,连忙纷纷起身。但没人料到这样的情形,所以也没人敢开口。

二爷起身,神情依旧没什么变化,他又倒了一杯酒,对众人道:“我杨一奇出来做生意,只靠三件东西——!”

“胆量、头脑、有信用。” 二爷的声音沉稳,目光清亮。“我从前犯过混,老天爷也给了我惩罚。若是诸位肯给我机会,再信我一次,那今后大家有福一起享,有钱一起赚,杨一奇绝不会亏待大家。”

二爷就是二爷,多会说,几句话的功夫,座上有好几个人都哭了。

“至于你。”二爷看向王志,带着玉扳指的拇指虚指了我一下,低声道:“你还记得她么。”

王志看着我,点点头。

二爷淡淡道:“给她磕三个头,求她一声没事,那日就算揭过去。”

王志走到我面前,扑通一下跪下,磕了三个响头,我慌乱地看着二爷,二爷一点表示都没有。我试着说:“没没没、没事。”

王志起身,二爷冲他点了点头。

回去的路上,二爷把我叫到轿子里,说:“委屈你了。”

我震惊了,我被公子哥磕头还是头一次,我说不委屈。二爷笑了,说:“坐过来点。”

我靠过去一些,不敢抬头看二爷,一直低着头。二爷说:“你总低头,看什么呢。”我胡乱道:“看扳指。”二爷把扳指摘下来,放到我手里,“你喜欢这个?给你了。”

我哪敢接,摇头说:“我就、就看看。”

二爷拉过我的手,把扳指放到我手里。翠绿的一个,还带着二爷身上的热气呢。我拿在手里,更不敢说话了。

这次二爷回来,就常住下了。二爷又盘了一个大宅,跟之前杨府的差不多。夫人和小姐们也都接回来了。府里一下子变得热闹多了。

从前最不受待见的二爷,现在是府里的主人,除了夫人,所有人见了都要尊称一句老爷。

府里热闹了以后,管家又招进来几个小丫鬟。我一看就知道,这是要送到二爷院子的。

那天我在院子里坐了很久,看着月亮发呆。

我在心里盘算了一下,现在手里有多少银两。

算了半天,最后得出一个令人欣喜的结果。原来这几年下来,我大小也算是个富人了。

不是,是一只富猴。

接下来几天,我把手头的钱都兑成银票,把之前二爷给我的衣裳首饰都当了,换成散银。只有那个玉扳指,那么漂亮,我怎么也没舍得当,一直包在包裹里。

我的卖身契还在夫人那里,我就去找夫人,跟她说明缘由,又把钱给她,想让她还我自由身。

夫人看着我,轻声说:“哪还有什么卖身契,当年出事的时候,早就散了。”

我愣了愣,然后说:“那奴婢这就走了,夫人今后要保重身体。”

夫人也没说什么,坐在亭子里,低头抹眼泪。

这让我怎么走,我过去扶着她,说:“夫人你别哭啊。”

夫人啜泣道:“我可怜的奇儿……”

二爷?

我说:“二爷怎么了。”

夫人摇了摇头,自顾自地说:“我可怜的奇儿,可怜的奇儿……”

我都不知道她到底为啥要哭,我跟她说:“夫人你别哭,我们二爷现在了不得的。”

夫人不管我,自己坐一边哭。我看哄不了了,叹了口气,转身准备离开。

我这一转身,就看见二爷拄着拐,站在不远处,一直盯着我手里的包裹。老管家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,浑身哆嗦。

我走过去请了个安,说:“二爷,我要走了。”

二爷冲我笑了笑,说:“好啊。”

我一愣,随即有点不乐意。怎么说我也算是跟你患难与共了许多年,虽然只是个小丫鬟,但你也不至于这个语气吧。

当然,我还是不敢表现出不满,对二爷道:“那,二爷保重。”

说完,我从他身边走过去,走了很远很远,偷偷转了个头,二爷还站在那,而管家已经跪在二爷身边,不知在说什么。

我总觉得,二爷的背有些弯了。

然后我马上摇头。

怎么可能。

我雇了一辆牛车,准备回老家。

结果我走了没三天,就被管家截住了。

他见到我像见到亲娘了一样,跪着扑过来。整个客栈的人都往这边看。他说:“姑娘啊,你回来吧——!求你回来吧!”

我说:“你怎么了?”

管家语无伦次地说了半天,最后终于被我总结出来——

二爷病了。

我是牛车出来,马车回去。路上我跟管家说了,“才三天,怎么就病了?”

管家一脸愁容,“唉,是我多事,我多事啊。”

答非所问,我又说:“到底是怎么病的。”

管家长长地叹了口气,语重心长地对我道:

“姑娘,二爷心里苦啊。”

我就没再问了。

回到宅子,所有人都盯着我看,我埋着脖子进了二爷院子,管家就送到院子口,人就撤了。

院子很大,但是一个人都没有。

我心里有些埋怨管家,亏你招了那么多小丫鬟,怎么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。

我到二爷房门口敲了敲门,说:“二爷,你在么。”

里面没有声音。

我怕出事,直接推开门。

屋里,二爷穿着睡袍,闭着眼睛躺在床上。我看着他的第一眼就心酸了,没装,是真病了。

我走过去,轻声道:“二爷,你觉得怎么样,奴婢去给你请大夫吧。”

二爷缓缓睁开眼睛,看着我,哑声道:“你还管我死活。”

我张了张嘴,没有说话。

我不知道该说啥。

二爷伸出一只手,我下意识地握住。二爷的手很宽,上面全都是硬茧。我不知道以前老爷的手是什么样的,是不是也像二爷一样,受尽风霜。

他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眼睛,声音低哑,道:

“小猴子,不走行不行。你走了,爷就撑不住了……”

二爷这辈子,说过的最让我难受的一句话,就是这个了。比起从前,他打我踢我的时候,疼多了。

第七章

但是我跟他说:“二爷,我不能留下。”

二爷的手一直捂在眼睛上,听完我的话,他没有开口,也没有松手。

我说:“二爷,你把该吩咐的都跟管家说了吧,要不他怕伺候得不周。”

二爷没有动。

我擅做主张地把管家叫进来,管家垂着手,站在一旁。

我跟他说:“管家,我说的事情你记着些。”

管家点头称是,“姑娘要说什么。”

我说:“二爷的腿好得差不多了,但是阴雨天的时候经常会犯疼,你提前准备热手巾敷一敷。以前老街上有一家药铺,叫‘回春堂’,虽然是个小铺子,但是里面郎中手艺好,而且这几年一直照看二爷的腿,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去找他。”

“那插腿的竹筒三个月要换一个,大小城口的木匠作坊也都知道,包腿用的布不能图软用丝绸,会插不住的,得用粗布包。给二爷做的衣裳右袖子腋下要多加一层,裤子的尺寸我也都留给夫人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二爷吃饭不忌口,但他口有些重,老郎中吩咐过不能吃辛辣的东西,你告诉厨房做饭尽量别放辣椒就行。”

“你在晚上的时候多注意些,有时候二爷睡不着觉,喜欢坐在院子里喝酒。不过他喝的不多,你别打扰他,偷偷躲在屋后看着,别让他伤着就……管家?”

我刚说了几句,就看见管家老泪纵横,又跪下了。

“姑娘啊——”

我不知道这个管家到底怎么回事,以前老爷在的时候我都没发现他这么爱哭呢。

我转过头,想让二爷说几句安慰管家一下,但二爷一直一个姿势,动都没动一下。我一瞬间觉得仿佛回到了几年前,二爷刚刚伤了接回家的时候,那副生不是生,死不是死的模样。

我晃了晃二爷,说:“二爷,你怎么了。”

二爷没有动,手掌盖着眼睛,只留下一张紧闭的嘴。

管家在一旁道:“自从姑娘走后,老爷已经三天什么都没吃了。”

我瞪大眼睛,对二爷道:“二爷怎么不吃东西。”

管家磕了一个头,然后起身,说:“姑娘,我老了,记不下这些东西,你还是自己记着吧。”说完他就走了。

我惊呆了,这么做管家也行?

“小猴子……”二爷张口,我连忙集中注意。我说:“二爷,你想吃点什么,我去叫人做。”

二爷好像还真的想了想,说:“面条。”

“行!你等等。”

我飞快地去厨房弄了碗面,出来的一路上,所有人都在看着我,目光极为热切。我被这股热切所感染,心想着这碗面不管用什么方法,都要给二爷灌下去。

我又想到之前二爷不肯吃东西的时候,我还动过强呢。

现在不行喽,二爷那胳膊,随便一捏我就碎了。

不过这次二爷特别配合,我把面端过去,他扒拉两下就吃没了。

看他有力气地吃东西,我心里很舒畅。

二爷吃着吃着就停下了,看着面碗,低声说:“你还记得我们以前吃面的时候么。”

我说记得,他回来晚时,我们晚上经常是坐在厨房里一起吃面条。现在虽然还是吃面,不过这碗已经是玉瓷的了。

二爷说:“你走的这几天,我一直在想这碗面条。”

我说:“二爷若是爱吃面,就吩咐管家啊。”饿着自己算什么。

二爷苦笑了一下,道:“有时候,我真不知你是真傻还是装傻。”

我没说话。

二爷靠在床上,轻声道:“前年有一次跑江苏,碰见一场大雨,商队困在山里面出不去。”

我不知道二爷怎么忽然跟我提这些,不过也安静地听着。

二爷拍了拍自己的腿,看着我,道:

“那时爷的那截竹筒也没了,就这么干走。晚上躲到山洞里,冷得要命。大伙怕就这么死在这,就相互聊天打气。当时坐我旁边的人就问我‘你都这样了,怎么还出来。’我跟他说我得挣钱。那人笑了,说‘也对,要不为了钱,谁愿意辛辛苦苦往外跑。’我又跟他说我为了挣钱,但不是为了钱。他问我什么意思……”

二爷回想过去,轻轻扶着自己的腿,声音很平静。

“我告诉他,我没了腿之后,回想我这一辈子,觉得没意思透了,本来是不想活的。但是有一天我忽然发现,这世上还有一个人,肯为了我这样的废人拼命。不过那个人蠢的要死,我就在想,若我就那么死了,那她又算得了什么呢。”

“被废人当宝的东西,还是废的。所以我告诉自己,我得往上走,做人上人。我自己就剩这么半截,但我得把她举高了。”

“所以什么苦我都能吃,我在外面披星戴月,风餐露宿,喝着冷风吞着沙子,但只要想到她在杭州城里享福,我心里就舒坦,这路就还走得下去。”

不知什么时候,二爷的眼眶又红了,红得我连一眼都不敢看。

“小猴子……”他拉住我的手,弯下腰,在我低着的脸颊旁道:“你知道我这辈子,最悔的是什么事。”

我使劲摇头,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

二爷颤道:“是没有记住你。”

他拉起我的手,放到他的胸口,滚烫的眼泪滴在我的手腕上,我觉得自己心口难受得几乎要死了。

“爷最悔的,是没有记住你。”他拿我的手一下一下地拍打自己的胸膛。“你明明在我的院子里待了两年,可我居然想不起来你。我甚至能记住那个院子里有多少座假山池子,可我记不起来你。这辈子唯一一个没有丢下我的人,我居然记不起来她。你说你是不是在骗我,你真的在那个院子待过么。”

我忽然觉得委屈的要死,大哭道:“我没骗你,我待过的!待过的——!”

二爷一下子把我抱住了,低声道:“你没骗我,我知道你没骗我。现在爷的报应来了。从前有你,爷看不见,现在爷想看了,你要走了。小猴子,你还想让爷活么。”

我哇哇地哭,二爷身上的味道很好闻,干干净净,又有些暖。我哭了半天,直接在二爷的怀里睡着了。

醒来的时候,发现二爷也睡着了,他侧着身,环抱着我。

我刚动了一下,二爷的手一紧,睁开了眼。

我是一只黄花猴子,这是第一次在男人的怀里醒过来,我挣扎着想要保持清白。

二爷手臂跟铁箍一样,我怎么都挣不开,我说二爷你放开。二爷看着我,面无表情道:“放开了你再跑,让爷爬着追么。”

我不动了。

毕竟二爷的怀抱好宽好暖。

躺了一会,我小声说:“我不做通房丫鬟。”

二爷在我头顶低低笑了,说:“为什么。”

我说:“通房丫鬟要被踩脚的……”之前我看见的都是这样的。

二爷可能听不懂我话中深奥的地方,想了一会,道:“你是说,我会打你?”他说完,马上又道:“我从前也没打过其他通房丫鬟。”

我点头,“是,二爷都打我了。”

二爷手臂一僵,“什么?”

我仰起头看着他,把之前我做出气猴子的事情给他讲了一遍。二爷黑着锅底脸,咬牙道:“不可能!我不可能打你!”

我觉得二爷不相信我,又细细地把各种事情都讲了一遍。什么踢人啊、推人啊、扇巴掌啊。二爷的脸越听越黑,最后浑身哆嗦着坐起来,看着我的眼神竟然带着些惧怕。

“所以……所以你恨我对不对,我打过你,你恨我对不对……”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二爷这么慌的时候,他转过身,我以为他要撑拐杖呢,结果他直接一步迈下去了。

我忙叫了声二爷,他已经磕到地上了。

我冲下床,看见他的腿已经磕破皮了。我要出去找伤药,二爷拉住我的手。

“你别走,小猴子,你别走。”二爷趴在地上,也不顾什么姿态了,死死地攥着我的手。“你打回来行么,你打我,打回来。”

我总算知道他到底怎么了。

我蹲下身,扶着二爷的肩膀,把他抱到床上。

我对他说:“二爷,从前的事情都过去了,你忘了吧。”

二爷低着头,神色很痛苦。

我愚笨的猴脑忽然灵光一闪,觉得这是个好机会,赶忙又道:“二爷,我不想做通房丫鬟。”

二爷依旧低着头,低声道:“那通房夫人做不做。”

我一愣,通房夫人是个啥。

我小心地问他,“二爷,那通房夫人……有几个啊。”

二爷猛地抬起头,瞪着我,恶狠狠道:“从前杨府有几个夫人!?”我想了想,道:“只有夫人一个夫人啊。”

我都要把自己绕懵了。

然后我忽然醒悟过来,二爷这是在干啥。

二爷看我一双猴眼亮堂起来了,知道我可能是明白了,自己哼了一声,转过头去。

我看着他,说:“二爷,你的脸好红啊。”

二爷转过来,冲我冷笑了一下。

我马上就知道自己要乐极生悲。

果然,下一瞬,二爷把我轻轻一推,我就像死猴一样直接躺在了床上,二爷欺身上来,虚虚地压在我身上。

我哆哆嗦嗦地问他:“二爷,你、你身上是什么味道啊。”为什么这么好闻。

二爷撑着身子看着我,淡淡道:“男人味。”

我不敢再说话了。

那天,我亲身验证了一下从前通房丫鬟们嘴里说的那个“爽翻天”。

还真的是爽翻天。

值得悲伤的是——我再也不是黄花猴子了。

我看了看安安静静睡在我身旁的二爷,他一直在问我,第一次见到我是在什么时候,我说我忘了。

其实我撒谎了。

我怎么可能忘记那一天。

他穿着一身白衣,坐在堂中,一双修长的手端着茶盏,对我说:“抬起头。”

我抬了头,看见他先皱了皱眉,后来又噗嗤一声笑出来,说:“简直像只猴子一样。”那时,周围的丫鬟们都笑了,但我没有在意。

我一直看着他,看着高高在上的他,就像看着心里的仙人一样。

从前我想,像二爷这样的一个人,恐怕我穷尽一生,也摸不着一个手指头。

后来二爷伤了,我能留下照顾他,觉得虽然苦点累点,至少他从神坛上下来了些,我碰得到了。

谁知道二爷那么厉害,自己从地狱里爬出来,我原本以为他又要回到从前的那个地方了,谁知道他确实回了——拉着我的手一起。

后来,二爷经常要我给他讲从前的事情,我不说他就不高兴,说完他就自己在一边难受。开始我不忍心,后来我又觉得很好玩。

但是,我只敢讲他发火时候的事情,他不发火时,安安静静地从我面前过去的时候,我从来不敢说。

因为我怕说了,有些事情会藏不住。

作者:Twentine

共有 0 条评论

Top